第17章 早该想到今天!


小说:最强战神  作者:烈焰滔滔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程青杨在挂断了白振阳的电话之后,靠在座椅上,翘起了二郎腿,眼前似乎已经浮现出了宋紫媛那玲珑浮凸的身材了,他淡笑着说道,“这个林然,自己就撞到了枪口上,省得我去找了。”
  胡威彪望着直升机消失的方向,什么都没有多说。
  在程青杨看来,林然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说不定现在已经被白三叶给折磨的不成人样了。
  然而,现场完全是另外一副情况。
  “程家的少爷也要来?”林然的眸光微冷:“很好。”
  很好。
  这嗓音有点低沉,仿若天边闷雷。
  不知道为什么,只不过是简单的两个字而已,就让白三叶的心中如同重锤敲击一般,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吐血的冲动!
  他甚至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胸口!
  反观别人,并没有类似的反应!
  也就是说,刚刚林然并不是在无差别地释放自己的“威压”,他所说的那两个字,只是给白三叶一人造成了压力!
  这是如何做到的?
  这个年轻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经历过什么,为什么竟然能够产生那么强的无形威慑力!白三叶简直难以想象!
  他即便把程家的名头也搬出来,也没能震住对方,很显然,这个林然根本不惧怕程家和白家!
  这究竟是无知者无畏,还是他别有依仗?
  然而,这一刻,只见林然手一扬,一把刀被他扔了过来,哐当一声,落在了白三叶面前的地上!
  “把你自己的左腿卸了,不然,我亲自动手。”林然淡淡地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看着地上的那把刀,白三叶的面色瞬间白了好几分,他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扭头对白振阳喊道:“少爷,快给夫人打电话,快让她想办法支援我们!”
  “好好好!”白振阳连忙给老妈程璐涵打电话!
  现场的那些血腥味儿,让白振阳彻底惶恐了!
  他以前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在以前,往往当白振阳亮出白家少爷的身份之时,对方就立刻服软了,根本没有像林然和李放鸣这般强硬过!
  电话一接通,白振阳立刻惊惶地喊道:“妈妈妈妈!快来救我!这边有人要废掉我一条腿!”
  “白三叶呢?他不是在保护你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别急,慢慢说!”程璐涵的眉头一皱,声音明显有点紧张了。
  毕竟,这儿子是她的心头肉,从小时候起,无论白振阳要做什么,程璐涵都是顺着来的,哪怕这次要截留贺晓依的录取通知书,她这个当妈妈的也帮了忙——只要儿子高兴,那么她做什么都可以。
  然而,她还没听到儿子的答话呢,听筒里面就已经传出了一声惨叫!
  程璐涵的手一抖,差点没能握住手机!
  因为,她非常确信,这惨叫声是来自白三叶的!
  作为白家的保镖队长,白三叶的实力绝对可以在北安横着走,按理说,他在北安根本不可能遇到什么危险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儿子到底惹到谁了?
  发出了这么惨的叫声,那么,白三叶此刻正在遭受怎样的痛苦?
  程璐涵彻底慌了神!
  这一刻,白三叶倒在了地上,他右腿的膝盖以下已经被直接斩断了!
  鲜血迅速从他的伤口处涌出来!
  在刚刚,白三叶压根就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林然好似瞬移一般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捡起了那把刀,然后……手起刀落,血光溅起!
  他的动作太快了,白三叶哪怕想做出防御动作,都完全来不及!
  “做坏事总要付出代价的。”林然淡淡地说道:“想要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扯平,我不答应。”
  我不答应!
  白三叶面色煞白,倒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着!
  就凭林然刚刚那一刀,白三叶非常确定,对方可以直接将之秒杀!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该死的,自家的少爷惹到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此人在这个年纪,拥有这般实力,怎么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
  “妈,快来救我,快来救我!”白振阳对着电话喊着,嗓音里面已经满是哭腔了!
  看着林然拎着那把带血的刀,一步步地朝他走来,白振阳的腿肚子都在打颤!
  “不要伤害我家少爷!”白三叶忍着疼,吼道。
  林然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笑了笑:“那你就好好看清楚,看看我是怎么对待你家少爷的。”
  说完,他转过身,看着挡在面前的那些白家的保镖,冷冷地说道:“让开。”
  白振阳惶恐地吼道:“保护好我,快……快弄死他啊!”
  林然看了他一眼,声音冷冷:“从你拿走我妹妹的录取资格之时,就该想到会有今天的结果。”
  说完,他直接把手里的长刀一甩!
  这刀光犹如闪电,瞬间便穿进了一名保镖的小腹!
  这保镖的身上旋即溅起了一道血光,整个人也都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林然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说道:“谁若是想落到和他一样的下场,就继续留下,不然,就滚。”
  只是简单的一击而已,瞬间让那些保镖们的心里充满了恐惧!
  “快跑!”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剩下的保镖立刻作鸟兽散!
  他们没有谁还敢留在原地的!除非不要命了!
  “回来,都给我回来!”白振阳见状,立刻绝望地大吼,然而根本没有任何人理会他!
  李放鸣本想让手下人去追,然而,林然却淡淡地说道:“没这个必要,以白家的行事风格,事后也不会放过那些逃走的保镖的。”
  林然走到了先前那个被长刀穿透了腹部的保镖面前,在对方痛苦万分的目光之中,伸手把那把刀给拔了下来!
  这个保镖当即惨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白振阳的双腿发颤,站都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已经把全身的衣服给湿透了!
  “所以,你早该想到有今天。”林然望着对方那满是惶恐的脸,嘲讽地说了一句。
  而此时,他的手机落在一边,通话并没有切断!里面还不断传出来程璐涵那焦急的声音!
  “振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点回答我啊!”儿子遭逢险境,程璐涵只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碎了!
  林然捡起了手机,开口说道:“你的儿子截留了我妹妹的录取通知书,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就是我做的!我替我儿子做的!”程璐涵的声音颇有一股歇斯底里的味道。
  “为什么?”林然又问了一句。
  程璐涵现在满心担忧,声音尖厉:“我儿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他开心就行!需要理由吗?你敢折磨我儿子,白家和蒋家都不会放过你的!”
  “好,你既然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林然的声音之中满是冷厉:“那就来北安,给你儿子收尸吧。”
  收尸?
  说完,林然手中的长刀狠狠刺进了白振阳的大腿!
  刀锋透过腿部肌肉,狠狠地没入了路面!
  白振阳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他直接被这把长刀给钉在地上了!
  “你不要伤害我儿子,不要伤害我儿子!”蒋璐涵尖叫着,手机差点都握不住了!
  然而,林然那边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
  程璐涵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在听到儿子的惨叫之后,此刻的她有点六神无主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此景,摇了摇头,眼睛里面全然都是不满,斥责道:“我早就说过,让你不要那么惯孩子,我把振阳放到北安去,就是想要让他低调一点的,好好地收一收那张扬跋扈的性子,现在可倒好……你们连别人的录取通知书都敢截了?”
  “不就是让那女孩子暂时不被录取吗?这算得了什么?”蒋璐涵直到现在,都没认清楚她的行为究竟有着多么恶劣的性质,这个女人站起来,指着自己的男人:“白守宁,现在不是追究通知书的时候!儿子在北安遇到了危险,你这个当爸的难道就不想想办法?你要知道,当初要不是我爸,你能坐到今天这个位子上吗!”
  “又是你爸你爸,每次你都要说这个!”白守宁气得不打一处来,“我白守宁,是你们程家的上门女婿吗?你看看你们程家的那些纨绔子弟,一个个都是什么东西!振阳都被他们带坏了!”
  程璐涵站起来,单手叉腰,另外一只手指着自己的男人:“现在不是和你吵架的时候!如果你不出手,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跟你们白家鱼死网破!”
  白守宁盯着程璐涵,强压着怒火,说道:“白振阳也是成年人了!他自己闯出来的祸,我才不会替他去擦屁股!最近,军部的秘密监察组正在北境五省便衣巡视,如果你们程家再敢胡作非为,我让你好看!”
  白守宁其实也很担心白振阳的安危,但是,相比较而言,他更讨厌自己老婆现在的模样。
  程璐涵气不过,大哭了起来:“白振阳也是你的儿子啊,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遭遇危险吗?他万一今天晚上真的没命了该怎么办!”
  看到此景,白守宁叹了一口气,说道:“北安那地方,没人能威胁到振阳的生命,况且,你那个侄子程青杨不是也在北安么?胡威彪肯定跟着呢,让老-胡去看看吧,他如果愿意出手的话,应该没有摆不平的事情。”
  毕竟白振阳是自己的儿子,白守宁不可能视若无睹。
  程璐涵连忙拿起电话,尖声喊道:“好,我现在就联系胡威彪,让他出手弄死那个欺负我儿子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