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约谈人生路


小说:都市任纵横  作者:天地任逍遥
  任纵横刚站起身来,就看到穿着黑色紧身T恤,淡蓝色紧身牛仔裤的秦欣然,拿着枪、弓着腰进来了。
  “秦警官你怎么来了?”任纵横连忙用手遮住关键部位问道。
  “是小雪半个小时前,打电话给我的。现在看到你没死我就放心了。”秦欣然看到只剩一条裤衩的任纵横微微皱眉。
  “秦警官,你这就不够朋友了,怎么能把‘死’用在我身上呢?”任纵横有点不高兴了。
  “朋友?想和我做朋友你也配。也不看看自己的打扮。我的确是应小雪的请求过来看看你是不是被干掉的。在知道灵儿被安全救出后我就联系局里,一队人到‘香山别苑’第13栋别墅那里,一队到这边来。”
  “不愧是秦队长,这应变能力真是神速。”任纵横马屁拍得啪啪响。
  “少说这些没有用的。那个躺在地上的是不是你之前跟小雪说过的会控制火焰的人?”秦欣然指着猥琐男问道。
  “是的,绰号‘炎帝’,真实名字叫什么,我没有问。他承认在玫瑰酒吧里面杀害了武大三人,而更早前的暮雪集团开发区厂房、仓库的火灾也是他放的。”任纵横回答道。
  “这一点在来这里的路上我也预料到了。不过这个所谓‘炎帝’还真的是弱啊!居然被你打的这副惨样。”秦欣然指着猥琐男变形的左腿说道。
  “呵呵,运气好而已。你可不知道,之前差点我就挂了。”
  “是吗?挂了才好,省得出来祸害别人。”
  “你……秦警告你总是记得那些成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有意思吗?”任纵横表示很不理解。
  “哼,我觉得有意思就行。”秦欣然哼哼道。
  “这么牛啊,本来还想告诉你关于这家伙的能力的,看来有人是不想听啊?”
  “那个,你真知道?”秦欣然犹豫道。
  “那是当然,哎呀,我肩膀突然有点酸酸的呢?”任纵横蹲下,拍拍自己的肩膀。
  秦欣然走到他背后,本来想给对方屁股来上一脚的,可当看到其后背上那已经和皮肤连在一起的破碎衣物时,便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但如果是想让她给任纵横按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于是又走到男人前面,秦欣然认真严肃地说道:“我现在以警察的名义,要求你配合调查。否则,我有理由相信你们是一伙的。”
  任纵横被这女人弄得是哭笑不得:“你可真会瞎掰,不带这样的。”
  “那你说还是不说?”语气不容置疑,看来我们的秦大队长是铁了心要和任纵横干到底了。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任纵横识趣的自己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继续说道,“据他所说能用双手控制半径10米以内的所有火焰。”
  “此话当真?”
  任纵横点头,接着说道:“等会儿逮捕他的时候要注意控制他的一双手,另外周围要禁止使用明火。”
  秦欣然点头,接着用手机联系按计划要到废弃工厂这边的警察,跟他们交代一下这边的情况。
  警笛声由远而近地传来,没过一会三辆警车在废弃厂房这边停下。
  秦欣然命人将那个断腿的猥琐男捆绑得像一个粽子,只留两个鼻孔呼吸。
  任纵横心叹:不愧是疯女人,够狠。
  同样的,大门口躺着的壮汉、草丛里面的瘦高个还有胖子无一例外都戴上了手铐。
  只穿着一条四角裤衩的任纵横站在这些警察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家伙是个暴露狂呢。
  这时,林慕雪的车子开了过来,她降下车窗,好看的下巴微微抬起,一双早已哭红的美眸看着光着身子的男人说道:“上车,我们回家。”
  简简单单六个字,听得任纵横是欣喜若狂。
  他立马打开汽车后排门,和小灵儿坐在一起。习惯性地往后一靠,疼得他是倒吸一口凉气。
  “你没事吧,我们先去医院看一下。”林慕雪关心地说道。
  “呵呵,好的,不过要先回‘纵横堂’,我觉得要取一套衣服才好。就这样光着身子去医院不大好。”为了不让女人担心任纵横忍着疼痛说道。
  女人点头。玛莎拉蒂总裁向着纵横堂驶去。来到纵横堂的时候,苏柔和方晴霏都已经回去了。
  在林暮雪停好车后,任纵横开口说道:“你和灵儿在车上等我,我去去就回。”
  “怎么,金屋藏娇了?怕被我和女儿知道?”林暮雪假装揶揄道。
  “哪能呢,我这不是为了能快一点嘛。说实话后背还真挺疼的。”任纵横露出一副无辜的眼神,解释道。
  林暮雪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于是说道:“跟你说着玩的,那你快去快回,我们在车上等你。”
  “爸爸,你快去吧,我和妈妈等你。”小灵儿催促道。
  任纵横看着女儿那红扑扑的小脸蛋,忍不住轻轻捏了捏,然后下了车。
  在男人走后,林慕雪拿出手机给张婶报了平安。
  前后花了10分钟不到的时间任纵横就回来了,回来时已经穿上裤子。上半身没有穿衣服,毕竟后背还有伤呢,短袖衬衫需要等伤口处理好了以后再穿。
  没有多久,车子就来到了急诊室。那些个小护士看到这个长相俊朗,身材一流的年轻男人的时候,都是争着抢着要给任纵横处理伤口。
  最后,这一光荣而又神圣的任务被刚好值晚班的护士长给抢走了。护士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在处理伤口的时候,这位护士长手上小动作还是比较多的。
  任纵横后背总是麻麻痒痒的,倒是没有多少痛楚。而趁机揩油的护士长,抚摸着男人那结实的背部,面色红润,像是回到了双十年华。
  那时的她青春美好,总是喜欢跟在一个皮肤白皙、长相英俊的师哥后面。
  终于有一晚,在公园的小树林内,师哥化身饿狼,而她这只白白嫩嫩、Q弹Q弹的小绵羊则是半推半就,最后被饿狼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这个不算特别大的伤口,护士长处理了有一个小时,摸摸、吹吹再正常不过了。
  护士长心里想着等会儿晚上要去找师哥,探讨一下狼与羊的故事是不是还有续集。
  处理完伤口后,任纵横这才穿上了上衣。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敢来这里了,这里的女人太可怕了,如狼似虎,一不小心就会被吃得干干净净。
  离开医院后,林暮雪开着车子载着三人来到了骊山别苑的家里。
  开门进屋,里面十分的安静,灯也没有开,那微弱的光亮是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
  林暮雪开灯,换好鞋子向客厅走去,看见茶几上放着一张白纸,上面有几行字。
  她拿起来:
  今天,灵儿的事情是我的责任。但幸好没事,否则我这老婆子就算死也弥补不了我的过失。不管怎么样还请你原谅我。
  小雪,感谢你这几年对我的关照,通过今天这件事情,我发现,有的事情已经力不从心,这也很正常,毕竟我也是快60的人了。
  所以,我想我该退休了。
  晚饭我已经烧好了,你回来后自己放到微波炉里面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林暮雪看完后,将纸递给身旁的任纵横,然后拿出手机就拨打张婶的号码,但显示已经关机。再欲拨打的时候却被任纵横阻止。
  任纵横开口说道:“不要再打了,就让张婶走吧。她能做到这样,说明去意已决。不管是出于害怕还是愧疚,张婶都不会留下来的。”
  “可是,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舍不得她啊,今天这事情是别人蓄谋已久的,防不胜防,我从来就没有怪过她。”林暮雪情绪有些激动。
  “也许正是你的善良,使得她内心更加地愧疚。其实能够早些退休,安享晚年对张婶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任纵横轻拍林暮雪的肩膀宽慰道。
  林暮雪没有说话,点点头。
  “妈妈,怎么了?张奶奶呢?”小灵儿多少也能听明白一些信息,她走过来拉着林暮雪的衣角问道。
  “张奶奶,年纪大了,她退休了回她自己家生活了。”林暮雪回答道。
  “这样啊,那我以后能去张奶奶家去看望她吗?”小灵儿仰着小脑袋问道。
  “当然可以。”
  “哎,可惜了,以后就不能经常吃到张奶奶的红烧狮子头了。”小灵儿摇摇头双手一摊,叹口气道。
  两个大人被小灵儿这番操作逗乐了,原本都以为小灵儿会哭闹一番,结果却是这样。
  林暮雪将饭菜热好,端上桌子。
  吃完晚饭后,看一会电视。
  到了上床休息的时候,小灵儿也许是收了惊吓的缘故,强烈要求,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洗完澡后,在林暮雪卧室大床上,小灵儿睡在中间,任纵横因为背上的伤势,只好趴着睡。
  小灵儿睡得很香,任纵横因为姿势的原因久久不能入睡,林暮雪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小雪,睡了吗?”任纵横问道。
  “没呢。”
  “我睡不着,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谈谈人生?”
  “哼,我看你是想谈谈生人吧?”林暮雪骄哼道。
  “女儿还在这呢,别乱说。”任纵横斥责。
  “那好吧,我们去隔壁客房只谈人生,记着声音要小一点。”林暮雪答应后,还不忘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