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鞭龙


小说:人间守墓神  作者:杨龙龙
  远处山头之上,诡异的黑芒不知何时已经被磅礴的浩然之气所摧毁。
  一身白衫儒袍的老者站了起来,身形显得颇为高大,尤其长发微飘在半空,周身光华四散,整个人充满着一股可与日月争辉的正气。
  白鳞巨龙看着此人重新站了起来,似乎触动了什么逆鳞,滔天妖气从周身爆发而处,掀起阵阵波涛。
  刹那,一道黑焰从它嘴中喷射而处,如光柱般,笔直的朝着老者所在山头轰去。
  白云院长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右手双指并拢,冷冷道:“妖以法乱禁,斩!”
  老人右手轻轻在半空随意一划,徐长乐的视线之中,天地间便仿佛出现了一道一闪而逝的线。
  刹那间,它切断一切,汹涌的黑焰从中一分为二,脚下的海面也凭空出现了一道长达百米之宽的巨大沟壑。
  响彻天际的的凄厉嘶吼声传来。
  百丈之大的雄浑巨龙,右侧整个身躯炸开,血肉模糊,金黄色的血液如瀑布般喷洒在半空,整个肉身随之砸在海面之上,海水都被染成金黄。
  高大老者再次右手笔直抬起,平静道:“浩土养玉,深水有灵,玉不琢,不成器,畜不训,不明理。”
  无数道文字无风自动,依次相连,变成一道坚不可摧的璀璨长鞭。
  老人一手随意握鞭,站山头,鞭打海面。
  宛如教书学生训斥稚童。
  砰。
  砰。
  砰。
  白龙被无数道金鞭扫中,波涛炸裂,原本强大无双的顶尖妖兽此刻宛如一条落水狗,避无可避,只得在汪洋海面翻滚挣扎,叫声响彻孤岛,哀嚎而凄惨。
  看着这一幕,徐长乐只觉得热血沸腾,解锁了新大陆。
  他娘的,读书人就是牛逼.....
  老者被金黄覆盖着的眼瞳之中,视线一直凝视着那被单方面吊打的妖畜。
  然而此刻看起来没有丝毫招架之力的妖龙却没有迟迟离去,虽然被动挨打,但惊恐的龙瞳之中藏着一丝深深的贪婪和凶残。
  仿佛正在等待着某个时机的到来。
  顷刻,老人勃然大怒,朗声道:“念你乃天地造化孕育之妖灵,却不知好歹,不知进退,妄图吞吾之造化,贪得无厌!”
  “也罢,今日就算违背此方天地规则,老夫也要斩杀于你!”
  话音刚落。
  高大老者周身强悍灵力盘旋,风云汇聚,刹那间,身后便隐约有一座金黄巨人正在急速成型。
  儒教三品可称半圣,二品便有圣人之位。
  儒家圣人之怒,大如天地,重于泰山,镇天下万灵,避无可避。
  白龙再无丝毫侥幸偷巧之心,发出一道不甘而愤怒的咆哮声,整个身躯挣脱所有束缚,远坠天边,头也不回。
  看着这一幕,老人并无丝毫追击动作,只是望着妖龙远去的方向,手持长鞭,沉默不语。
  这个姿势一直维持了上百息,在一旁耐心看戏的徐长乐有些纠结了。
  先打个招呼
  好像不太礼貌....
  像是自己这种看戏的战五渣是没有资格跟一个可以随手拿捏妖龙的儒家大佬搭讪的,按照正常套路都是对方先意思一下开口搭理自己,然后自己再舔着个碧莲上去套近乎...
  就在徐长乐进行自我地位审视的时候,老人周身异象消失,恢复平静,眸子里流露出一道平静又智慧的目光。
  老人身形高大,容貌普通,除了那一头灰白色的长引入注目点外,事实上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位儒教二品之上已然入圣的存在,并且轻轻松松就可虐龙...
  白云院长,名周异,字贤居,号万文居士。
  “刚才那首诗....”
  老人没有看他,只是问道:“是你所创?”
  徐长乐在后方点了点头:“晚辈国子监儒生,徐长乐。”
  白云院长眼神有些感慨复杂:“年纪轻轻...没想到竟能做出如此传世之词,真是不错,可你为何能入圣海?”
  徐长乐陷入沉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编。
  老人却自问自答:“也对,能做出此等诗词,何不能入圣海?能被选中进入这里的儒生,又怎能做不出此等诗才。”
  一念至此,老人转过头,看不出情绪的目光凝视着徐长乐,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惊讶和震撼。
  圣海的规则之中,除了到达这个级别和资格的修士,也会有那么寥寥些许个例发生,毕竟圣海是数座秘境之中,唯一一个享有有教无类,海纳百川规则的存在。
  比如道门谪仙,佛宗蝉子,许多“年轻人”都拥有来此磨砺道心的资格。
  但眼前的徐长乐能作为儒教门生来到这里,其中的含义徐长乐本身不知,但他却是猜得到的。
  “嗯.....”
  听见这话,徐长乐极不要脸的点了点头,心想我似乎真是被选中的孩子。
  “徐家的徐长乐,我有耳闻,可是是若曦拜托你前来?”老人收敛情绪,转移了话题问道。
  “三妹这些日子一直在白云书院静候院长醒来,心力憔悴,而我作为徐若曦的二哥以及大魏儒生,于情于理都应该帮上一忙。”
  徐长乐弯腰作揖:“只是三妹并不知我可在圣海修行,还请院长帮学生保密。”
  “号。”
  白云院长不知心中想些什么,反正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
  “那条妖龙狡猾多端,我先前为了取他身上龙鳞,中了些许算计勾当,若不是你,老夫或许真会栽在这妖龙手上。”
  “而他先前便是算准了我在圣海重伤之下心神受损严重,才忍着被迫挨打都不愿离去,就是为了看穿我的虚实,若是我有一丝不济,它便会与我拼命。”
  “如今妖龙远逃,但去而复返的可能性也是极大,此刻说不定便在暗处观察着这里,所以我先前一直没有任何动作。”
  徐长乐瞪大了眼睛,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那特么的还不快溜?
  不溜等着吃席?
  正准备脱口而出时,院长缓缓道:
  “于是我故意流露出一丝强弩之末的样子,且没有主动追击,便是为了示弱因他而来,”
  “现在的我,确实有些虚弱,但将他斩杀,却还是不需要耗费太大的代价。”
  徐长乐:“....”
  呵,读书人。
  两人又安静在山头等待着,看看那头妖龙是否会主动来找死。
  “长乐,看来你隐藏了不少秘密啊,并不像传闻中的那般无才。”老人盘膝坐在地面,闲谈道。
  “我的名气有这么大吗.....”徐长乐一脸惊讶,寻常人知道就算了,连白云院长都知道?
  “倒也不是,主要是那位月亮公主的名气大,所以老夫跟好友闲谈时听过你的名字。”老人十分诚实。
  会不会聊天?
  徐长乐扯了扯嘴角,无言以对。
  若不是看你年纪大,友谊的小船我说翻就给你翻了。
  “别灰心,如此年纪便可入圣海,对你而言是大危险,但同样也是大机缘。”
  老人安慰了句,说道:“努努力,你还是有机会能在三十年内追上她的。”
  扎心了,老铁....徐长乐有些抑郁,下意识道:“那位公主真这么强?”
  白云院长微笑道:
  “魏帝唯一的独女,是天赋万中无一的奇才,十岁那年便开始前往月宫修行,是宗门内年轻一代的最强者。”
  徐长乐沉默了,第一次意识到这个名字的重量。
  月宫,七座圣地之一,超脱于大魏以外的仙地。
  而能作为大魏公主,却在圣地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很显然.....碉堡了.....
  “走吧。”
  白云院长看向远处,微笑道:“那头小龙倒是聪明,看来没有机会了。”
  徐长乐点了点头。
  “若是府内有事,来白云书院找我。”老者丢下一句保命符,微微闭眼,整个身体无风自动,消散在半空之中。
  徐长乐没有说话,只是整个心神也随之开始放松,准备回去。
  先前未察觉,此刻猛然一放松下来,无尽的疲惫涌来,似已经心神憔悴。
  临走时,他下意识转过头,看向不远处。
  一身青衫的中年男人站在原地,面带微笑,轻轻朝着自己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