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一路情话


小说:抗战之关山重重  作者:老哲
  二十多条人命却换了一件东北军的大衣回来,柴洪泽终是死里逃生了。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他知道对方至多只有两个人,可是枪法实在是太准了。
  他现在满脑子里都还是回头看到自己的手下不断中枪倒下的情形!
  那么,他的心情又怎能不沮丧!
  柴洪泽由于心情沮丧却还是忘了检查那件大衣,而此时就在往那山野中远行的一个人的心情却是比他沮丧得多。
  “麻杆儿,我真笨,对不起。”那个人正趴在商震的后背上让商震背着,可是她却在道着歉,只因为她是冷小稚。
  “唉。”商震回手搂着冷小稚的大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哈了了下腰再往起一耸,把冷小稚往上踮了踮。
  “哎。”冷小稚没有防备,就把自己绕在商震脖子前的双手紧了紧。
  如果说冷小稚崴了脚脖子,那是无心之错,而这回她却又犯了一个错误。
  她把从商震手里要来的那张写着“一生一世”的照片给忘在大衣兜里了,而那件大衣又作为诱饵被留在了原地。
  等商震带着她往远山走了,有半个多小时之后,冷小稚才想起这个问题来。
  而等她跟商震说起这件事时,商震便撂下她往回跑。
  这可不就是个大麻烦吗?人家商震送完他还打算回东北军呢,可是她却把商震的照片儿留在了大衣兜里。
  只是过了没多久商震就回来了,两手空空,那件大衣毫无疑问已被军统特务拿去了!
  如此一来,商震也就暴露了,那商震还怎么返回东北军,回去不得让军统特务抓起来吗?
  “要不你跟着我也参加红军得了,这样咱们两个就能总在一起了。”冷小稚说道。
  “那怎么行,我那还一帮子兄弟呢。”商震反驳道。
  “唉。”冷小稚也只能接着叹气然后又不死心的说道,“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吗?”
  可是他得到的却是商震的沉默。
  冷小稚已经有些熟悉了商震少言寡语的脾气,可是她有错在先商震又不说话,这可怎么办?
  于本就趴在商震身上的冷小稚便猛地往前一探头。
  人家不表态,那就看看人家的脸色吧,是神色如常呢?还是脸拉拉的跟个大驴脸似的?
  只是她在商震身上这么一动,商震被他压的一忽悠就叫了一声,而这时冷小稚的头就已经看到前面了,他真的就看到了商震的侧脸。
  虽然说她看的不全,可是就在商震叫那一声之前,她看到了商震的嘴角好像是咧开了的,嗯,他是在笑吗?
  “你嘎哈呀你?背着你,你也不老实!”商震说道。
  “我没有看错吧,刚才你是不是在笑呢?”冷小稚不理会商震的责问反而问道。
  “我都快被你气死了,怎么可能笑?”商震回答,可是那声音里分明已经带了笑意。
  “不对,你明明在偷着笑!”冷小稚坚信自己的判断。
  而这时商震就已经幽幽的说道:“你说要和我过一辈子,你这算是美人计呢,还算是私定终身?”然后他就笑出了声。
  说实话,商震也搞不清什么东西叫爱情,他也没有爱情的观念,他也只是觉得冷小稚像个小妹妹很好玩的样子。
  “不是美人计,你穷的叮当响,我图意你啥?私定终身就私定终身,新时代自由恋爱!”冷小稚说道。
  “哈。”商震笑了,“你当谁是小孩儿呢?你说私定终身就私定终身呢,像个赖搭似的趴在人身上不下去跟贴膏药似的!
  再说了,我就是没你肚子里墨水多,那要是照片算信物的话,你给我的照片还在,我给你的照片都被你弄没了,这没有信物算什么私定终身!”
  “哎呀!哎呀!”冷小稚趴在商震的身上就嚷了起来,她并没有想到商震会这么说,而且人家说的也在理,谁叫自己把照片给弄没了呢!
  “我背你归背你,你心里可不能有啥想法,既没有信物,还红颜祸水,你说过一辈子就过一辈子呀!”商震依然振振有词,他的脑海里却依然还有着那想象中的腰粗屁股圆的影子。
  这也怪不得,商震关于未来媳妇的理念从小就是这样被自己的娘给灌输的。
  他娘就是五短身材,而他爹却是个细高挑个,他随他爹了。
  环境决定审美。
  杨玉环的时候以胖为美,赵飞燕的时候又以瘦为美了,商震的审美眼光却依旧是乡下人的,那是以能多生小子,能下地干农活为标准的。
  不过商震就是再傻,他却也绝对不会说出自己想象中的女人的形象。
  再说了,楚天到处宣扬自己是冷小稚的未婚夫,自己要是和冷小稚好了,那自己这个连长当的怎么感觉就不是那个味儿呢?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商震便觉得身上的冷小稚是又动了,他刚想说“你老实点儿”时,就觉得自己右侧脸颊上突然一凉。
  而只这一下,商震就背着那冷小稚伫立在这寒冬之中不动了!
  他有些难以置信,可是那脸颊上的那点冰凉却仿佛依然存在,这根本就不是幻觉!
  “咋没有信物,这回有了,我在你的脸上扣了个戳儿,这回你就是我的了,你若没娶我必不嫁!”依旧趴在商震背上的冷小稚有些娇羞又有些洋洋自得,她眼见商震就站在那里不动,索性就又把脸贴过去,这回却是把自己的脸和商震的脸颊贴在了一起。
  如此一来商震就愈发得茫然起来,他又是震惊又是感动,他仿佛看到了那个想象中的粗腰圆屁股的乡下女神正在挥手跟自己告别,越走越远。
  “你傻了呀!你可把我背住了,别把我摔下去!”冷小志稚在商震的身上,感觉商震的手有点松了。
  “哦。”到了这时商震才如梦方醒,这才又把冷小稚往上踮了一踮。
  “感动不?”虽然是寒冬,可是冷小稚主动亲了商震一口,也觉得自己脸上发烧,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怯,她再次发动了“攻势”。
  “敢动!再不动就冻死了!”商震这时才说道,便又背着冷小智往前走。
  “哎呀,我问的你是那个感动不?”冷小稚娇嗔。
  “死冷寒天的,感动个啥?”商震答道,也不能说商震情商高,也不能说他情商不高。
  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人这都不差,可是就是天气差点太特么的冷了!
  这天被人家亲了一口,那能有什么感觉,除了冷还是冷。
  “哈!你咋这么没良心?我都说了,许你三生三世,你不娶我不嫁,你可啥都没说呢!”冷小稚便道,她却也没有想到自己鼓足了勇气的一番热情,却是被商震和这天气搅得稀碎稀碎的!
  “好吧好吧!”商震终归不傻,他也只能无奈的说道,“你如果不嫁我就不娶!除非我死了!”
  “没文化真可怕,你看你说的这都叫啥话?”冷小稚不满的说道,可是这终归也算是商震答应她了,她便实实在在的又趴到了商震的身上,把自己的脸庞贴在商震的脸上。
  “碰到个赖搭,实在是没办法。”商震感叹着,接着背冷小稚往前走。
  “活该!谁叫你救了我三回命,不!四回了!我愿意赖搭。”冷小稚并不介意商震的态度。
  就这样,一个年轻的士兵背着自己也搞不清喜欢还是不喜欢的女子走在了寒冬的山野里。
  至于说恋爱甜蜜,商震也说不明白,可是在以后的岁月里他一个人的时候,常常会想起那个寒冷冬天里的那个冰凉的扣在自己脸上的“戳儿”,便宛如后世人们所常说的初恋。